《表面的深度》 菲利普·葛汉

高等院校建筑·艺术设计专业教学改革丛书 2011年,于中国

序  言

记建筑学院的一次美术联合教学

每年秋季开学初的短学期,原是建筑学院美术教学的实习期。这时节,大二的学生会开心地背上画夹,跟随教师去一些风景秀丽之处写生作画。2010年,情况有所不同,学院邀请了法国巴黎玛拉盖国立高等建筑学校、诺曼底国立高等建筑学校的葛汉教授来校作了一次美术联合教学。

……

  课程结束后我随机调查了下,绝大多数的教师和学生都觉得他教得非常有趣,和他们平时做的不一样,也带来了思索和想象的空间。我觉得,这就是联合教学的魅力,不同文化的交流、碰撞会给我们的教学带来新的内容,不同的教学方式会给我们的教师以新的启发。

……感谢全体参加的同学,因为有了大家的积极参与,这次活动的成果才能集结成书呈现给读者。

 

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、教授 龚恺 2011.3.18

 

 

前 言

参与这个介绍欧洲文化(到中国)的项目是一种亲缘的行为和信仰。这种欧洲文化是大家所希望接触的,也是我们(作为欧洲人)至今还略微自豪的(其具有一些成就)。中国教师和年轻 学生,今天还需要(这种外来文化),因为也许将来还可以用它来实现大家的理想,并将此尽可能“内化为文化”,以便能和你们自己的、曾经有所断裂的文化本源重新建立起联系,因为你们自己的文化本源似乎没有被很好的传承下来。此外,这种“移植”可能对我们自己来说也是有益的,尤其是因为我们拥有的文化(知识)以及更多的真诚,并有着将之实现的决心。历史上各种(文化的)“杂交”总是不断的出现着。不管怎么说,我感到这可能非常重要,而且在我看来,我们可以用相同的语言进行交流。很显然,这会让我们的对话变得意趣盎然,也使这种对话变得更有可能。因为要知道,中国和欧洲这两者并不总是对各自的情况能互相作出相同的分析(文化的差异)。但正是这种认识的多样性,可以让我们在相互的交往中做到更加精确,更加中肯。为什么不这样做呢?!这样能让我们对大家的未来了解得更加透彻。

Meeting with students in Nanjing School of Achitecture, Southeast University -  workshop, Sept. 2010
Meeting with students in Nanjing School of Achitecture, Southeast University - workshop, Sept. 2010

后 记

……在我们这些天的工作中,充满了信任、好奇和互相聆听的气氛,这使得我们的文化及教学的交流变的可能,并得到鼓舞。整理、开放性的建议等,对于延续这一交流经验是非常必要的。同时,这本出版物首先是记录这次交流的具体的工具,并且它丰富了这一对话,以此便于我们开展更专注的项目。更确切的是,它可以对中国学生的中长期的学习历程有一个观察与分析。

  首先,我们注意到中国学生对于技术的运用以及总体上很好的掌握,这使得我们好奇他们在将来的设计中,选择技术来发展他们方案时候的想法,并且他们自己是有着怎么样的自由,敢于去发展他们的方案。其次,当然也是我们中方的老师们根据中国建筑院校中的需求,来转化此次教学经验,我们也知道这种需求演变的很快,尤其是对于艺术和文化而言。

 

菲利普•葛汉

 

高等院校建筑·艺术设计专业教学改革丛书

中国东南大学 2011年


从人体到房屋

作者:Philippe Guérin

关于舞蹈与建筑学的交叉教学  

“很有可能,舞蹈和建筑学是人类最主要的艺术形式,而其他艺术则源自于此。” ——Rudolf Laban

几年来,我们进行着一个试图将舞蹈和建筑学联系起来的教学活动——“从人体到房屋”,其名字中既没有舞蹈,也没有建筑学。事实上,这个教学穿越了若干个艺术领域。主要的元素是人体,它成为了特殊的思维动力,帮助理解建筑的空间。

 

对人体的(再)认识:教学的交互性

如何思考一个“关于及通过”人体的教学?我们选择了让学生沉浸于舞蹈中,并以两个阶段来实现。首先是对这门学科的启蒙教学(由Juha Pekka Marsalo执教),目的是让学生在一个与形态和绘画直接相关的团队工作中,经历对人体的体验。同样,学生获得了人体的内在的形象化,并通过整合了骨学和肌学的概念,得到了更加精确的对于人体的体验。同时,他们能够在自己身体运动中配合一个活的模特,并在他们的观察中发现构筑人体形象时必要的支撑点,静态的或是动态的。接着由其他的舞蹈家来执教(如Maria Donata D’urso, Prue Lang, Caroline Picard, Christophe Haleb等),他们选择并利用了一些特殊的城市场所,室内的或是室外的,进行为期4到5天的、大强度的实践。这种沉浸于“实践”的教学,通过对于这期间使用的房屋的建筑学角度的研究,以及对于舞者的空间的理论研究,得以丰富,其目的是为了展示一个舞蹈是如何打乱空间的使用并改变其感知。正是在这第二阶段中,对于人体的(再)认识产生了对于空间利用(再解读)的新的可能性。

 
 通过人体对空间新的解读

有了教学目标后,我们试图在人体的认识与特殊的场所之间建立相关的联系。如果说第一阶段的教学在工作室中进行,是相对中性的空间,那么第二阶段的教学则在具有其他使用功能的场所中进行。这些场所有的还在使用中(如Emile Aillaud幼儿园和la Cité 122 du Blanc Mesnil),有的则是废弃状态(如Ville-Evrard公共厨房)。这些地方同时也承载着它们的历史、它们的现时状态、或它们的记忆。学生们利用这些场所并以不同于寻常的方式来阐释空间:这促使他们对建筑空间和舞蹈空间产生新的思考。Walter Benjamin提出过“触觉感知”,它同视觉一样,建立了我们和建筑之间的关系。然而,触摸的感觉通常被建筑师所忽略。舞蹈的方法激活了这种感知,并开启了体验场所的新方法。学生在各自的学习中经常碰到的一些基本的概念,如重力、平衡等,在此将以另一种方式体验到,例如悬臂、越步、断点等。慢慢的,他们通过自身体验风险;每个人都向其他人展示自己,并通过自己创造的倾斜的身体和自己的感情来对空间进行再解读,为他自己或是为别人。如果学科的互补性丰富了每个人对于自己身体的体验,那么引人注目的是观测在哪个时间点,这种内在感受的发现将引发与其他身体的碰撞,或是与整个在空间发展的、要求每个个体都意识到其存在的“集体”身体的碰撞,这种碰撞不仅是视觉的,而且是触觉的、声觉的,甚至社会的,文化的…… “舞蹈和建筑之间,空间在思索,在质疑,在产生,在实验,存在并消失,这些发生在久远的时间维度里”,一个建筑学的学生Sophia Boudou在课程汇报中如此总结道。这种经验,这些新颖的碰撞改变了日常的标志。交叉学科所带来的发现有时非常的吸引人,我们发现,“旅行”回来的学生们在他们自己的领域,被一些非常直接的应用所吸引,那些他们在探索舞蹈和建筑时发现的概念,那些他们没能有足够时间理解和消化的推理和形式。然而,目的并不是从临近领域中“盗取”发现的自由,而是将属于自己的、给予自己真实维度的体验纳为己有。

    

 

通过身体、意识到他人的存在、对于具体的现实存在的提醒,能否在某个时间段里,将作为构成建筑实践基本特征的那种对于虚拟的模仿置于远处,而允许在方案的构思中加入对人体尺度更细腻敏感的认识?这个教学的目的也在于此。长期来看,成果便是身体所保留的对于这次经历的记忆。我们的希望是给每个人发现这种知觉质量的可能性,用以丰富其职业实践——建筑学的、舞蹈的或评论的——以一种真实的深度。

*注:这个项目是巴黎玛拉盖国立高等建筑学院的内部实验课,与Carolyn Carlson, Dominique Petit, Fabrice Lambert et Juha Pekka Marsalo等以工作室的形式开展。今天,得到Seine-Saint-Denis国际舞蹈协会的支持,Julie Perrin和我将其发展为与巴黎第八大学舞蹈系的合作项目。这个教学方式因此以学科交叉作为标志,同时也以舞蹈系学生和建筑学学生的交叉为标志,他们以各自不同的知识背景来共享此次经验,并互相学习借鉴。

  

 

菲利普·葛汉, 2006年

 

Repères Cahier de danse, 2006年11月


绘画

不止是窃窃私语,不是陈述,描述我们的心里事,或是沉默不语,或是梦想。

一幅平面,一个动作,一种材质,一组韵律,是一个动作成就了一个形式。在此,在一张纸上,空的、白的、等待着的、光线下的,能诞生一幅绘画。

它,在开始和结束之间,在起笔和完成之间,在绘画的动作和被画下的姿势之间,互相结合,线条与线条,成为了表达。

一副绘画划上了十字。

 

 

菲利普·葛汉1993年

 

ULB展览画册

 

空间中的一点

我们只不过是寂静里的一丝噪音。各色材质的混合,我们通过简化的形式将自己界定,有时仅仅通过几个线条。跟随着这条线,为的是只确定一个点。如果我们能将它固定,那么瞬间将成为伟大的、注定的、致命的纯正。

我们必须再次出发,继续前进,并歌唱诗谣,抑扬顿挫的用爱朗诵它们,为了如塞尚说的“我们的心以世界的韵律只跳动一分钟”,为了把这即将再次消失的偶然存在展露给我们,这对于某些人将是几个世纪的故事。

我将寂静想象成无限的、自由的点之全部。

 

菲利普·葛汉, 1983年

 

St Maur博物馆展览画册, 1983年3月